*" /> *" /> 全球化、要素分化与回应性危机<sup><xref ref-type="fn" rid="note1">*</xref></sup>
Please wait a minute...
国际政治科学  2019, Vol. 4 Issue (3): 1-30    
  本期目录 | 过刊浏览 |
全球化、要素分化与回应性危机*
田野,刘小雨
全文: PDF(13983 KB)   HTML
输出: BibTeX | EndNote (RIS)      
摘要: 

作为二战后第一个进入德国联邦议会的民粹主义政党,德国选择党的兴起给德国政治生态带来了极大的震动。德国选择党大获成功是由全球化冲击下德国国内受损者的不满和德国政党体系中的回应性危机这两个因素共同造成的。在参与国际经济竞争的过程中,德国的物质资本所有者和高技能劳动力作为充裕要素受益,低技能劳动力作为稀缺要素受损。欧债危机和难民危机发生后,高端制造业和银行业从业者要求维持欧元区、鼓励移民融入,而低技能工人反对救援债务国、抗议接收难民。后者在德国既有的政党体系中陷入了没有代言人的困境:传统左翼政党社会民主党为了吸引中间选民牺牲了低技能工人的利益,传统右翼政党更是缺乏对劳工的阶级代表性,导致德国主流政党中缺少对这些全球化受损者呼声的回应。德国选择党虽然是极右翼政党,但由于其反欧元、反移民、反难民等反全球化的口号得到了低技能工人的支持,从而快速成长。

关键词 经济全球化低技能劳动力回应性危机德国选择党民粹主义    
     出版日期: 2019-08-28
服务
把本文推荐给朋友 *”的文章,特向您推荐。请打开下面的网址:http://qjip.tsinghuajournals.com/CN/abstract/abstract153870.shtml" name="neirong"> *">
加入引用管理器
E-mail Alert
RSS
作者相关文章
田野
刘小雨

引用本文:

田野,刘小雨. 全球化、要素分化与回应性危机*[J]. 国际政治科学, 2019, 4(3): 1-30.

链接本文:

http://qjip.tsinghuajournals.com/CN/Y2019/V4/I3/1

图1  罗戈夫斯基模型
资料来源:Ronald Rogowski,Commerce and CoalitionsHow Trade Affects Domestic Political Alignments (Princeton: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89),p.8.
图2  修正后的罗戈夫斯基模型
图3  1970—2017年德国进出口商品及服务总额
数据来源:作者根据世界银行进出口商品与服务数据计算得出,参见https://data. worldbank.org.
图4  2017年德国及其主要贸易伙伴人均GDP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数据库。
图5  2017年德国及其主要贸易伙伴人均资本形成额
数据来源:根据世界银行数据库中资本形成总额和人口数量计算得出。
图6  2015年德国及其主要贸易伙伴人口中获得学士及以上学位人口比重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及OECD数据库。其中未标注年份数据来自世界银行的统计,统计年份为2015年;韩国、俄罗斯和中国数据仅更新至2010年;波兰、西班牙、日本、意大利和土耳其五国数据来自OECD统计,统计年份为2014年。
表1  2017年德国不同类别商品进出口统计 单位:万欧元
图7  2017年德国各市未受高等教育和职业培训的居民失业率
资料来源:联邦就业服务局(Federal Employment Agency)网站,https://statistik.arbeitsagentur. de/Navigation/Statistik/Statistische-Analysen/Analyse-in-Grafiken/Arbeitsmarkt-nach-Regionen/Arbeitsmarkt-nach-Regionen-Nav.html.
表2  2016年德国制造业不同部门工人平均年收入情况 单位:欧元
图8  德国主要政党意识形态光谱图
图9  2017年联邦议会选举中德国选择党支持率分布图
资料来源:Carl C. Berning,“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 (AfD)-Germany's New Radical Right- wing Populist Party”,ifo DICE Report,Vol. 15,No. 4, 2017, p. 17.
[1] 费海汀. 俄罗斯民粹主义的历史比较*[J]. 国际政治科学, 2017, 2(4): 90-123.
[2] 肖河. 美国反建制主义和特朗普政策[J]. 国际政治科学, 2017, 2(2): 62-94.
[3] 梁雪村. 发达国家的反建制运动*———自由秩序与现代性危机[J]. 国际政治科学, 2017, 2(2): 3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