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rterly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s,2016, 1(3): 162-163
doi: 101393D-2016-3-007
国际关系预测:2017年底前中越关系不会严重恶化
100730 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内科重症医学科
 
【关键词】 

【Abstract】 
 

2016年7月12日,临时仲裁庭关于南沙岛礁的法律地位作出宣示性裁决后,人们非常关注此后中国与越南关系的发展趋势。由于越南外交部在南海仲裁案的结果宣布当日即对仲裁表示欢迎,并重申越南在该海域的主权及对相应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管辖权,因此一些人担心中越关系将严重恶化。根据我们的长期跟踪研究,认为南海仲裁案对中越关系的影响是负面的,但尚不足以致使双边关系严重恶化。

根据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中外关系定量预测组对中越关系的衡量,自2011年以来,南海争端造成中越关系恶化,但2014年中期以来中越关系在低水平上仍保持了相对稳定的状态(参见下图)。

2011年以来的中越关系

中越关系这种低水平的稳定,是南海争端与国内政治需求两个因素竞争的结果。中越两国在南海的争端使双边关系恶化,但与此同时,两国政府都担心海洋争端导致战争,影响国内的政治稳定。中越两国政府在维护国内政治稳定方面有共同利益。共产党执政的越南政府如果在外交上过度偏向美国,其在国内执政的合法性将会受到削弱。故此,越南不能像菲律宾前政府那样在外交上完全倒向美国,而要保持与中国的政治关系。

南海仲裁案前后,越南政府多次进行表态,既表现了其在南海问题上的强硬立场,又体现出与中国合作的意愿。一方面,越南表示在主权问题上不会向中国妥协。例如,2016年6月8日,越南新任总理阮春福在发言中提出“以海强国、依海富国”的国家目标,并就南海主权争端表示要“进行坚决的斗争”,“牢牢捍卫”海岛主权。7月12日仲裁结果发布后,越南积极争取美、日、欧盟、澳大利亚、韩国、波兰等对其南海立场的支持。但与此同时,越南也表现出不愿使中越双边关系恶化的克制姿态。越南第十三届国会第十一次会议于2016年3月21日—4月12日举行,会议重新选举了国会主席、国家主席和政府总理。会议期间,越南接待了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常万全的访问。越南新一届政府上台后,较少就南海问题公开指责中国。据7月26日的报道,越南驻华大使邓明魁日前接受采访称,中越要坚持“长期稳定、面向未来、睦邻友好、全面合作”的方针,做“好邻居、好朋友、好同志、好伙伴”,确保友好合作关系的长期稳定。

除了越南政府维持政权合法性的需要和新政府实施在中美之间保持平衡的原则外,越南经济发展对中国的需求也是一个有助于维护双边关系稳定的因素。2015年中越双边贸易额接近1000亿美元,这对越南来讲是实实在在的利益。越南仍需要中国企业来投资,希望能参加中国“一带一路”和“两廊一圈”合作项目。无论这种期盼的最终结果如何,这种从中国“走出去”战略中获益的战略判断,至少可以延续至2017年我国十九大召开之前。

中越双边关系的变化方向当然不只取决于越南的对华政策,也要受到我国对越政策的影响。虽然两国政治体制的性质、地缘政治关系和越南对华经济需求可防止中越关系恶化,但如何定位中越双边关系,则对中越关系的长远发展有着决定性影响。我们认为,中越关系定位于正常国家关系会比“同志加兄弟”关系更有利于中越关系的稳定。

越南实际上不愿意与中国建立“兄弟关系”,因为越南认为这意味着中国为兄越南为弟的上下排位,使越南处于不平等的地位。2016年6月12日,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选择老挝为他上任后首访的国家,称越老关系是“传统友好、特殊团结和全面合作伙伴关系”,而同月27日会见杨洁篪国务委员时则称中越关系是“睦邻友好、全面合作关系”。显然,越南想与老挝发展特殊关系,而与中国只发展普通国家关系。越南驻华大使邓明魁说中越要做“好邻居、好朋友、好同志、好伙伴”,也故意排除了“兄弟”这一概念。

南海仲裁案结果发布后,越南政府无意改变南海地区的现状,也无意为了南海争端与中国全面对抗,故此中越关系现状至少可维持到2017年末。

参考文献

资源
PDF下载数    
RichHTML 浏览数    
摘要点击数    

分享
导出

相关文章:
关键词(key words)


作者
何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