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rterly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s,2017, 2(2): 151-153
doi: 101393D-2017-2-007
国际关系预测:安倍执政期间中日关系将持续紧张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中外关系定量预测组
 
【关键词】 

【Abstract】 
 

2017年4月初,中国国防部关于中国军舰通过宫古海峡一事回应日本防务省的评论在网络上走红,并引起人们对中日关系未来走向的关注。有人认为,美国是安倍政府与中国对抗的靠山,因此改善中美关系就能促进中日关系。但根据长期跟踪研究,我们认为日本内政对当前中日关系的影响大于美国对其的影响,在安倍执政期间中日关系将会持续不和与紧张,但双边关系恶化的程度有限。

根据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中外关系定量预测组对中日关系的衡量,我们发现:自1978年《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订以来,中日关系只在小泉纯一郎和安倍晋三执政期间恶化到不和与紧张的程度。2010年9月日本巡逻船与中国渔船在钓鱼岛海域相撞事件和2012年9月日本对钓鱼岛实施所谓的“国有化”事件,虽然都使中日关系骤然恶化,但“撞船”事件后中日关系又迅速恢复稳定;而2012年底安倍第二次上台执政后,中日关系则在所谓的钓鱼岛“国有化”事件的基础上继续恶化(见图1)。

图1
2004年以来的中美、中日关系走势

而比较预测组对中美关系和中日关系的两组衡量后,我们发现:尽管日本是美国最重要的盟友之一,但只在冷战期间,中美关系与中日关系出现过相似的变化趋势;在小泉和安倍政府时期,中美、中日关系甚至呈现出截然相反的走势(见图1)。这说明,日本的对华政策受日本国内政治的影响更大,受美国的影响较小。在日本右翼保守势力掌权占优时期,中美关系若升温,中日关系也无改善的动力。因此无论中国的国际环境如何变化,在安倍执政期内,中日关系未来仍将会持续不和并处于紧张的状态。

但中日关系在安倍任期内恶化的程度将是有限的,主要原因有两方面。一方面,中日在领土争端问题上的对抗程度不会加深,但会将敌对情绪扩散到更广泛的领域。当中方派海警编队对钓鱼岛海域巡航时,日方仅派巡逻船跟踪警告,而没有直接阻拦中方巡航。这说明日方为了避免因钓鱼岛争端而引发中日间的直接冲突,在领土问题上会进行有限的对抗行为。

但与此同时,除了领土和历史问题外,日本还在其他更广泛的政治安全问题上与中国对立。例如,在台湾问题上,日本近期多次违背一个中国原则支持“台独”势力,更换驻台机构名称,派遣中日建交以来最高级别的官员访台等;在安全问题上,主动要求引进“萨德”系统,频繁出动舰机干扰中国军队的常规行动,提出扩建吉布提军事基地以应对中国,散播“中国威胁论”;在海洋问题上,在南海挑拨中国与东盟国家关系,在东海抗议中国开发油气田。日本试图通过扩大上述分歧来弥补在领土问题上的对抗不足,给中国崛起制造困难。

另一方面,日方仍将坚持“政经分离”的原则,这是未来中日关系恶化有限的另一主要原因。虽然在政治、安全领域,日本多采取与中国对抗的立场,但在经济领域日本会以合作为主。以征收反倾销税和反补贴税为例,2016年以来贸易保护主义日渐抬头,根据中国商务部网站发布的消息,近半年美国和欧盟已分别向中国发起多次反倾销反补贴调查,对一些进口自中国的产品征收高额反倾销税和反补贴税。而同期,日本尚未发起一次针对中国产品的反倾销反补贴调查,虽然中国是日本的第一大进口贸易伙伴、第二大出口贸易伙伴。因此,“政经分离”的原则为中日关系的恶化设置了下限,使经济领域的合作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中和政治安全领域的对抗给双边关系带来的负面影响。

综上所述,受日本国内政治气候的影响,当前中日关系的不和与紧张仍会在安倍任期内持续,但钓鱼岛问题引发中日冲突的可能性较小,未来双边关系恶化的程度有限。随着中日在政治安全问题上的分歧日益广泛,中日关系将会明显地呈现出“政经分离”的特点。

小泉执政时间:2001年4月至2006年9月;安倍执政时间:2006年9月至2007年9月,2012年12月至今。

参考文献

资源
PDF下载数    
RichHTML 浏览数    
摘要点击数    

分享
导出

相关文章:
关键词(key words)


作者
何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