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政治科学,2017, 2(3): 174-176
国际关系预测:美国与盟国的对华政策分歧趋于扩大*
曾绍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中外关系定量预测组
 
【关键词】 

【Abstract】 
 

唐纳德·特朗普上台后采取“美国优先”的政策,引发了盟国的担心。根据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中外关系定量预测组的衡量,美国盟国对华关系的稳定性明显高于美国的对华关系。故此,我们预测,特朗普“美国优先”的外交方针将扩大美国与其盟国之间的战略分歧,美国盟国的对华政策可能会变得相对自主,与美国的对华政策拉开距离。

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在“萨德”部署等问题上要求盟国负担更多的防卫经费,并在2017年6月宣布退出《巴黎协定》,招致法国、德国等盟国的不满。2017年5月26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北约峰会期间会见特朗普后表示,“双方对于很多问题的解读并不一致”。5月28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出席竞选活动时也表示,“欧洲人应该将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6月5日,韩国总统文在寅表示,对于部署“萨德”的环境影响的评估不合法令,须重新开展。综上可知,美国与其盟国间的分歧在逐渐扩大,双方的同盟关系基础发生动摇。

美国与盟国分歧增大的现象有其深层原因。美国的传统外交方针倾向于维持自身霸权地位和获得盟国的支持,但在美国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维系同盟关系需要较高的外交成本,导致国内民众的不满情绪上升。而特朗普正式就职后其支持率不断下降,甚至陷入与传媒界对抗的状态,特朗普指责某些媒体是“美国人民的敌人”,因此政权的合法性成为特朗普执政后首先要考虑的因素。在特朗普看来,自身政权的合法性大于美国盟国的战略利益,正如他在退出《巴黎协定》时所表示的那样——“我当选是为了代表匹兹堡的国民,而非巴黎的国民”。在难以借助传统媒体的宣传获得各方支持的情况下,特朗普需要倚重国内的核心支持者来维系自己的威望。这一选择虽然维持了其国内支持率,但没有考虑盟国的战略利益受损问题。因此,美国的盟国将会权衡是否要继续追随美国。

图1描绘的是中国与美国及其盟国的外交负面事件分值。特朗普上台前后,中美关系呈现出起伏较大的不确定性,而其盟国在对华关系上的波折则不如美国那样大(其中德国与中国在上述数月中没有发生负面事件,分值为0,因此与坐标轴重合)。根据图1,美国盟国对华政策可分为三种不同类型,见表1

表1
美国盟国在对华政策上的三种类型

图1
中国与美国及其盟国的外交负面事件分值(2017年1—5月)

第一类是与中国存在领土争端的日本。短期内日本会借助美日同盟关系提高自己与中国的谈判地位,但根据图1的曲线,日本的对华政策也会根据本国的利益加以调整,并未与美国的对华政策保持同步。例如,5月29—31日,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访问日本,参加中日高级别政治对话,并在东京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会面,安倍表示,“希望进一步发展及改善两国关系”。

第二类是英、法、德、澳等与中国有共同利益的国家。这些国家近年来的对华政策均较为友善。6月2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共同会见记者,默克尔表示德国支持承认中国的完全市场经济地位,这与美国的态度截然不同。

第三类是在朝鲜半岛问题上需要美国支持但与中国无明显竞争关系的韩国。韩国在国防上与美国进行合作,但在经济与外交领域,韩国的对华政策未与美国保持同步。尽管近来中韩关系因“萨德”问题陷入危机,但近期双方积极进行了沟通以解决矛盾。5月18日,韩国新政府上台后即派遣总统特使李海瓒访华,会见外交部长王毅,讨论“萨德”问题。

综上所述,未来美国盟国在对华政策方面可能有以下倾向:与中国在战略、经济、领土上存在竞争关系的日本,仍会倾向于在对华问题上偏向美国立场。与中国有较多共同利益的欧洲国家,将会在对华政策上与美国保持一定距离,与中国的合作将更加密切。至于在国防安全上依赖美国的韩国,由于与中国无明显的竞争关系,其对华政策将会兼顾美国立场与本国利益。因此,假若未来美国的对华政策趋于强硬,大部分美国的盟国(除日本这类与中国存在明显竞争关系的国家外)可能会出于对本国利益的考虑,采取更为弹性、自主的对华政策,不会在中美之间选择完全偏向美国的立场,较可能会在中美之间寻找平衡点。

本文得到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中外关系数据库建设”(编号:15ZDA069)资助。

参考文献

资源
PDF下载数    
RichHTML 浏览数    
摘要点击数    

分享
导出

相关文章:
关键词(key words)


作者
曾绍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