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政治科学, 2020, 05(01): 161-163 doi:

国际关系预测:中韩关系的改善限度*

齐桐萱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中外关系定量预测组

PDF (965KB) 元数据 多维度评价 相关文章 导出 EndNote| Ris| Bibtex  收藏本文

本文引用格式

齐桐萱. 国际关系预测:中韩关系的改善限度*. 国际政治科学[J], 2020, 05(01): 161-163 doi:

近期,中韩关系出现升温迹象。2019年12月23日,中韩领导人在京会晤,双方探讨了两国关系、朝鲜半岛问题等事项。中韩首脑会晤显示了中韩关系改善的积极信号。根据对近期中韩关系变化趋势的衡量,清华大学中外关系定量预测组认为,中韩关系改变趋势明显,但改善程度将是有限的。

2016年1月朝鲜进行第四次核试验后,韩国同月公开表示要引进"萨德"反导系统,我们对双边关系观测与衡量的结果显示,中韩双边关系分值从2016年1月开始呈现下降趋势。随着2017年9月美韩完成"萨德"系统在韩国的"临时部署",中韩关系在2017年9月到10月达到最低点3.3分(低水平的良好关系)。此后两国关系略有回升,但停滞在这个水平并无实质性改变(见图1),远低于2016年1月开始下降时的分值6.5分(低水平的友好关系),仅相当于两国关系在2001年底金大中政府时期的水平(见图2)。

图1

图1   2016年1月至2019年9月中韩双边关系分值走势


图2

图2   2000年至2015年中韩双边关系分值走势


笔者认为,当前文在寅政府的外交政策服务于两个主要目标:一是提振韩国经济,二是推动朝鲜半岛无核化与和平进程。提振经济促使韩国改善对华关系,但在推动朝鲜半岛无核化方面,文在寅政府主要依赖美国对朝施压。在这一点上,韩国与中国有较大的战略分歧。韩国政府依然将韩美同盟作为其对外政策的基石,不会放弃对韩美同盟的期待。在中美战略竞争的情况下,韩国选择在中美之间采取对冲战略,即经济靠中国、安全靠美国。这种安全上完全靠美国的对冲战略将限制韩国与中国改善关系的空间。

特朗普上任后曾多次要求韩国担负更多的驻韩美军防务开支,甚至威胁要裁减或撤走驻韩美军以达到目的。其行为使得美国失去了对盟友韩国的战略信誉,为韩美同盟关系蒙上一层阴影。即使如此,韩国政府丝毫没有放弃对美韩同盟的想法,依然视美韩同盟为其国家安全的基石。对文在寅政府而言,改善与中国的关系主要是为扩大韩国在中国的市场。与安全利益相对,经济利益推动韩国改善对外关系的力度是有限的。维持在中美之间更偏向美国的政策,有利于文在寅政府获得国内支持,在国际上不会影响与除中国之外其他国家的关系。韩国不会在中美之间搞"等距离外交",保持韩美关系近于韩中关系将是一个长期原则。

由于中美战略竞争日益加剧,韩国需要减少中美竞争对其产生的负面影响,因此想尽可能降低卷入中美两国直接争端的可能性,即不想成为协助美国遏制中国的棋子。2019年10月,中韩重启国防战略对话,但是11月,韩国又与美国就"印太战略"达成一份协议。在未来,文在寅政府在中美之间的对冲战略将变得更加复杂与细致。

此外,小国心态使文在寅政府有较强防范中国的心态,这也使得韩国在改善对华关系时难以出现较大突破。韩国的历史使其政府长期怀有被大国控制的恐惧心理,对于中国崛起带给韩国的影响,总是负面想得多,正面看得少。韩国对于中朝关系的任何改善都是从负面去理解,总期望中朝关系恶化。中朝关系不恶化,韩国就无意从根本上改善与中国的战略关系性质。

总之,由于韩国将韩美同盟视为韩国安全保障的基石、担心中国强大超过美国、不愿中朝关系改善,对华关系只从经济利益角度做正面思考,未来一段时间内韩国将以安全靠美国、经济靠中国的对冲战略应对中美战略竞争。中韩关系虽能缓和,但两国关系的改善却存在着天花板,文在寅将把双边关系的改善控制在有限程度内。

本文受到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中外关系数据库建设”(项目批准号:15ZDA069)的资助。
孙奕:《习近平会见韩国总统文在寅》,新华网,2019年12月23日,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9-12/23/c_1125378479.htm,访问时间:2019年12月24日。
范凌志、王伟:《韩美签署首份印太战略合作文件,韩媒:美要韩选边站的压力越来越大》,环球网,2019年11月5日,https://3w.huanqiu.com/a/de583b/9CaKrnKnBj5?agt=8,访问时间:2019年11月14日。

参考文献

/